2017年10月14日上午,作为第三届北京诗歌其中的一个环节——“高校诗歌与刊物研讨会”——在东三环的京瑞酒店举行,参会者不仅有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十多所在京高校文学社团,还有在上世纪八十年以来一直活跃在中国诗坛的、同时也是他们所处大学时代的校园诗人们——陈东东、赵野、宋琳、树才等人,如果按照文学的审美经验和文化场域变迁来说,双方肯定存在着内在文化联系,也存在着巨大的诗歌表述差异。但就参会情况而言,会议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新旧诗歌观念上的冲锋,也没有急着pass谁,而是在晚辈展览刊物、前辈回忆过往中和谐地结束了研讨会。难道仅仅是鉴于时间、人数、场地、甚至多余的“客气”或者礼貌的因素?这其中可能还有更加广阔的讨论空间,或许《观物》诗刊的作者们们会给出一定的答案。新的“校园诗人”(这个名词永远是一个移动的沙丘)在现代城市生活中,循规蹈矩地探索着诗歌内部的结构、语言、装置、甚至语法规则、现实与虚构之间的阀值。诚如秦三澍在本刊中论述同济诗社七人作品时提到的那样:“从源始经验到编制完成的诗歌文本之间的映射路径,远比我们设计的要复杂。”
《观物》诗刊2018年春分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