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诗人树才、原创音乐人闫泽欢

诗歌的道路
“诗人的生活实际上需要特别勇敢,就是别人觉得这个地方会却步的地方,你自己会推动自己,再走出去看一看,别人已经等了不耐烦的时候,你可以再等十分钟,在这一点上,有一种诗人生活被诗歌激发出异乎寻常的那种好奇心和敏感,当然它都是通过语言来实现的,但是生活里面他会变的勇敢。 做一个诗人并不是说就限制了道路,每一个诗人都得靠他的勇气、心智去对待生活、职业。中国这三十多年的变化非常大,我可以看看那条道路、这条道路,最后我发现有一条看不见的金光大道我称之为是诗歌的道路。”
论写诗专业精神
“这种专业精神,就是会把命搁进去,当然前提是还有一口饭吃。业余爱好挺好的,但是我觉得写诗是需要一种业余的专业精神,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的专业究竟在哪儿。诗带不来吃的喝的,那你怎么办,所以写诗并不是一种职业,写诗实际上就应该是一种热爱,热爱它不管是业余的还是专业的就够了,业余和专业只不过是你写诗写到什么份上那才叫专业,如果你写诗没有写出什么好诗,那做一个副主席又有什么用呢。”
最好的语言就是诗歌
“学语言就是学诗歌,因为最好的语言就是诗歌,而且最好的诗歌都是因为语言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对诗人有一个认识,我觉得诗人不是为价值服务的,也不是为自己构筑梦想,我觉得诗人最重要的一个贡献应该是给他的母语带来了贡献,影响丰富他母语的表现力。”

1215

北京邮电大学站

北大教授臧棣、原创音乐人张荡荡

诗歌的探索之路
“诗歌里面还是应该有一个比较重叠的、迂回,能够让你进入,在这个进入过程里面不断有新奇的感受,新意的发现新的那种很微妙体会那样一个路径或者那样一个空间,我觉得可能会让你自己写出来的时候你也有一个愉快的感觉,别人读这首诗也会有愉快的感觉”
现代汉语有自己的韵律
“语言在表达上倾向于用更多的字更多的组合去把事物中,把原来一个高度概括一个观念或者一个概念从内到外,从外到内,从表到内各种层次展开你去看看你去体会这个事物,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可能在现代诗里面强调一种借助比如散文,借助不是警句,那样一个描绘,更多的描绘去展现事物不同方面语言的过程。”
注重个体独特生命感受
“诗歌它还是要把很尖锐生存的感觉写出来。现实中真正的生命个体或者生命感受相关的独特的那个经验。荡荡唱歌他可以通过他很磁性的感觉,把孤独的那种感受慢慢地通过唱歌的方式不断地去揉面一样把空间打开,遇到个性的歌手或者有个性的抒写者,能把已经给固定化概念化的东西给展开,那个东西在展开过程里面可能我们每个人都会加入自己比较奇妙的理解,这个东西可能更重要”
保持对语言的好奇性
“只要你对语言有一种好奇,有一种敏感,那么你想把你生命中那种感觉用这样一个语言把它呈现出来的话,可能这样一个内心的诉求就会激发你去阅读更多的诗歌” “你相信自己对一个语言对一个表达那种奇妙的感受或者它有一个好奇,你凭借这个东西你相信自己理解力,你凭借自己的喜爱挑选一首诗一定能感受到的,那个就是生活。因为我觉得我对世界充满了好奇,我不觉得我没有真正遇到问题和危机,比如像写诗到一定程度写不了了。可能我的方式比较圆柔一点点,这个东西写不了我先放放,因为还有很多话题和感受吸引着我,我先写那个东西。一个人一天有十个感受,但是遇到瓶颈总有一个能够激发你,所以我这么多年我写了三十年的诗,我基本回顾起来,基本每年的创作量还是比较稳定的。”
臧棣老师给同学的话
  • 我特别相信每个人个体的能力,我觉得一个人不断地去积极的阅读或者你方法对的话,到了两三年不入门的话,那我觉得可能是你自己(经验)有问题,不是这个诗有问题
  • 最好把诗歌或者文学当成一个秘密的渠道,这两者之间有一个互补,哪怕有落差,带来生命的感受或者生命的意外的感受可能更丰富一点。
  • 大家该花时间一定要花,我刚才讲到你花了一两年时间之后,诗歌它带给一个人的回报,它能够激发出来那样一个能力、自信、生存的意志,比如说对一个人生命智慧的启发、开启、启迪,我觉得回报是巨大的
  • 你一旦动了诗心,它包含就是新奇心意的东西,不断激发你生命的感受,激发你意外非常充沛的,可能有的时候充满矛盾的感受,这个东西我觉得它第一能够让你获得自信,生存的自信,通过诗歌的抒写,诗歌的表达,哪怕对好诗的阅读,还有一个能够反转你对生命的看法,你能够获得内在的悟性或者内在的诗歌的视野

1228

中国石油大学站

诗人赵野、原创音乐人闫泽欢

当代诗歌责任感
“提出第三代人的概念,是进入中国文学史的这个概念。其实提出这个概念,取决于主要的是一代人有一代人诗歌,觉得自己要登上历史舞台。我们那代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底气,非常年轻的时候心比天高觉得自己有责任,就觉得是非常严肃的这个事情,既然是严肃的就要思考很多非常本质的东西,而诗歌写作恰恰语言是最本质的。在诗歌里面,一直到80年代初期为止整个西方的翻译的语言,是压倒性的影响,这反而形成一种反思:我们有义务建构一种真正的或者纯正的现代汉语诗歌语言。在当下的背景下,实现传统的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