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只有十二月,剩下的两个月是残留在人间的气息 ,我们不可能再去的地方, 不可能再见的人 。

副歌里写道:如果你回来,我变成了哑巴,印象里只有死人和哑巴是不会说话的,在某些时候,他们应该会是同一个人,望眼欲穿也等不到回来的人,等你再回来时候,也许我就不能再开口说话了。

“满山都开满蒲公英的花,我想是我疯了你说呢”总是以为蒲公英是没有花的,只有种子骑着风,飞到每个角落里。在我生活的地方多开在坟后面,满山都是,特别美的飘着。

孤独的人总会相遇

张荡荡,九零后民谣歌者,独立原创音乐人,走唱运动成员。

在世俗与城市里唱着自己的孤独和少许快乐却又与一把吉他坚持坚定的行走……或许他不是你眼眸和心情里的所谓走红的民谣歌手……他没那么多姑娘,远方,相爱以及顺应需求的词汇,也没那么多矫情的音符及演唱技巧。他不埋没悲伤,愤怒,生存,难过……骨子里就有那么一种值得我自己去倾听的,淡淡的,骄傲的,不愿躲避属于内心纯粹的音乐感情及诗词土壤和真挚温度的某一时刻。

代表作品

《十四月》、《孤独的人总会相遇》、《北平》、《我们丢了什么》、《精灵》等。

个人经历

2015年:

第一届北京诗歌节

走唱运动兰溪、江湖专场

2016年 :

云丘山音乐节

众乐季77文化艺术节

野马现场live专场

中央音乐学院诗与民谣

第二届北京诗歌节

上海诗歌会

2017年:

北京蜗牛的家张荡荡专场音乐分享会

锦溪民谣古镇首届民谣诗歌音乐节

烟台大悦城狼烟音乐节

第三届北京诗歌节

首届葫芦岛诗歌音乐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