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由北京诗歌节主办方北京微乎科技有限公司举办的“一诗一歌”校园行,诗人树才和原创音乐人闫泽欢两位嘉宾应邀做客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译境中诗客树才与特别的同桌男孩闫泽欢的诗歌碰撞,与大学生们分享了各自人生和创作经历的点滴感悟。

在分享阶段,诗人树才思维清晰,富含哲理,观点独到,惹得现场笑声不断、高潮迭起。比如,他谈到 “我发现有一条看不见的金光大道我称之为是诗歌的道路”; “实际上生活并不需要你成为诗人”;“学语言就是学诗歌,最好的语言就是诗歌”,他认为“写诗是需要一种业余的专业精神”。这种专业精神,也跟音乐人闫泽欢的观点一致,“在我最后还有一口饭吃的时候,我依然会选择去做音乐”。

除了分享,北二外学子用中法语朗诵诗歌《米拉波桥》,诗人树才还现场朗诵了《虚无也结束不了》,与音乐人闫泽欢、学生们同台开启了“一诗一歌”的互动游戏。音乐人闫泽欢则现场邀请在校大学生为大家共同演绎《在水一方》、《不忘初心》、《同桌的你》改编版等多首歌曲。

诗歌的道路是看不见

三十年前来过北二外的诗人树才,此次走进它,讲述到“我刚走进北门校口发现楼和地面变化了但是我认得那些树还没变化,我觉得有几棵还向我点头,我觉得我认识它们三十多年了”。诗人树才成长于校园,也正是在校园诗歌活动中爱上诗歌,结识了芒克、北岛、杨炼等,从而生命中拥有了一段绵延三十余年的友谊。对于他来说写诗是一种兴趣,一种激情。后来,诗歌伴随着他的生活,无论是从事什么工作,诗意诗歌从未离开他,生活中有雾霾,但诗歌的天空没有雾霾,诗歌源源不断的为他给予了富含氧气的东西。

关于“生活融入到诗歌里的过程”,树才提到“诗人的生活实际上需要特别勇敢,就是别人觉得这个地方会却步的地方,你自己会推动自己,再走出去看一看,别人已经等了不耐烦的时候,你可以再等十分钟,在这一点上,有一种诗人生活被诗歌激发出异乎寻常的那种好奇心和敏感,当然它都是通过语言来实现的,但是生活里面他会变的勇敢。

做一个诗人并不是说就限制了道路,每一个诗人都得靠他的勇气、心智去对待生活、职业。中国这三十多年的变化非常大,我可以看看那条道路、这条道路,最后我发现有一条看不见的金光大道我称之为是诗歌的道路。”

写诗需要一种业余的专业精神

很多人都说如果真的爱一件事,当作爱好就好,作为工作则会影响到那份热爱。音乐人闫泽欢提到“在我最后还有一口饭吃的时候,我依然会选择去做音乐”,诗人树才结合了自己人生经历表示“这种专业精神,就是会把命搁进去,当然前提是还有一口饭吃。业余爱好挺好的,但是我觉得写诗是需要一种业余的专业精神,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的专业究竟在哪儿。诗带不来吃的喝的,那你怎么办,所以写诗并不是一种职业,写诗实际上就应该是一种热爱,热爱它不管是业余的还是专业的就够了,业余和专业只不过是你写诗写到什么份上那才叫专业,如果你写诗没有写出什么好诗,那做一个副主席又有什么用呢。”

最好的语言就是诗歌

对于想要在业余生活中尝试创作诗歌的人,诗人树才提到“不是在业余生活中,还是在他的工作生活中,只要诗歌能让他感觉到有写的愿望,那就一定要抓住它,那个时候不去写,就把好不容易从虚空处和遥远处飞过来的那个诗歌的鸟儿又放跑了。你写首诗就是生出一个枝条让那个诗在那里停一下,它愿意停成麻雀、夜莺都可以,所以实际上是自然而然的东西。”

而针对学外语的大学生,对于其他语言的学习和翻译与诗歌的契合和启发,树才则表示“学语言就是学诗歌,因为最好的语言就是诗歌,而且最好的诗歌都是因为语言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对诗人有一个认识,我觉得诗人不是为价值服务的,也不是为自己构筑梦想,我觉得诗人最重要的一个贡献应该是给他的母语带来了贡献,影响丰富他母语的表现力。”

“一诗一歌”校园行总策划董海平表示,通过北京诗歌节和《观物》学院诗刊的积累和沉淀,将一如既往地为诗人和诗歌服务,“这不仅是一次诗人圈内的盛会,更是诗人和大学生们、学院与坊间的交流契机”。未来,“一诗一歌”校园行将陆续走进50余所高校,连接诗人与大学生,提供交流、互动平台,积极推动高校诗歌的复兴。